主页 > 农村学者 >创意墙出头(三)‧余俊熹3D画作栩栩如生‧观音亭搬上墙 >

创意墙出头(三)‧余俊熹3D画作栩栩如生‧观音亭搬上墙

创意墙出头(三)‧余俊熹3D画作栩栩如生‧观音亭搬上墙出生在八十年代槟城的余俊熹,在成长的岁月里就已经认识了光大和槟威大桥这两座槟城地标。他没参与过老槟城的生活模式,更不认识七十年代槟城的传奇人物陈同同。但是,他却成功把这位六七十年代在北马一带很红的民间走唱艺人的神韵风采,重现在21世纪入遗后的乔治市的墙壁上。陈同同的画像就在乔治市漆木街美国友邦保险分行旁小巷。这壁画是狮子会邀请年轻的余俊熹来操笔的,成了余俊熹在槟城街头的首幅壁画作品,也开始让更多人认识了这名本地青年画家。其后来的作品,还包括了把椰脚街香火鼎盛的观音亭“搬”到头条路的墙壁上,3D的作画方式,栩栩如生地呈现在眼前,成为槟城另一个新景点,游客“膜拜”的好地方。作为年轻画家,也是绘画老师的俊熹,一路走来并不容易,得到鼓励也曾遭遇冷待,令他感慨这圈子对名气的崇尚远胜于对画作的欣赏。对七八十年代的老槟城人来说,“陈同同”这个名字是耳熟能详的,就像“Tok Tok麵”(云吞麵)一样,一提起就自然明白。陈同同这名槟城民间传奇人物,已经离开人世30年了,对年轻一辈来说,或许会感觉陌生,但是,这个经典人物,却在今年初由一位25岁的年轻画家画了出来,在陈同同逝世30年后,把其神韵重现在21世纪的乔治市的墙壁上。这位青年画家就是余俊熹。至目前为止他在槟城画过3幅壁画,另有一幅是在青年公园的地上。他的首幅壁画就是画已故陈同同,一个他出世时已经不在世的人物,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陈同同是我在狮子会的邀请下而画的第一幅壁画,狮子会要求我画陈同同,这传奇人物在我出世时已经不在了,我也是因为要画他才进一步了解槟城有过这一号人物,但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是储藏在记忆里,没有人拥有他的照片,也没有人知道他有没有家人。有关他比较详细的资料实在有限,我只好靠上网搜寻,尤其是他的照片,根本难得一见,最后在网上才找到了唯一的一张,但照片并不清晰,需再靠曾见过他的长辈们再描述他的特征和神情。”未见过陈同同靠想像力而画谈起这首幅壁画,余俊熹是很努力的做功课,除了上网搜集资料,也从曾与陈同同见过面的长辈的描述中,去揣想他当年的“搵食工具”――月琴的样子。擅长画人像的余俊熹不讳言,要画已故陈同同有一定难度,因为一没有照片,二资料有限,他从长辈的描述中,约略知道他皮肤黝黑,怀抱着一把月琴四处走唱。“由于我没见过本尊面目,所以画的时候必须靠点想像力拿捏他的神韵。而且他所持的月琴很特别,我是经过别人描述后再草拟出来。他的月琴琴桿上挂有一圈竹籤,经常会挨家逐户的上门以说唱方式替人算命解签,这在现代社会里是已经不复见的景象。”在七十年代,陈同同在槟城可说是一个传奇性的代表人物,他和他的月琴走唱生涯,尤其在闽南人居多的槟城,带给街坊不少欢乐。他还曾在国营电台有演唱表演时段,拥有不少粉丝,反映出一个时代的文化特色。但随着老一辈逐渐凋零,年轻一代也对这人物渐感陌生了,因此才特意要求在古蹟区上描绘陈同同的肖像,以纪念他在槟城,甚至北马华人社会留下的痕迹。不过,由于陈同同的壁画是藏在小巷里,平日路人少见,若没人引路,一般人都不得见陈同同就藏身在巷子。因此,比起其他乔治市里的壁画,陈同同的壁画前面鲜见人潮。余俊熹透露,狮子会当初找他画陈同同,主要就是想把陈同同的精神保留下来。“所以我也很希望透过我的画,让后来的人也知道老槟城里,原来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传奇的唱游艺人。这不只是壁画艺术,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历史分享。”自食其力半工读学成余俊熹现在也在北海开班当绘画老师。从小就喜欢画画的他,一直梦想要朝这画画艺术方面发挥和发展,但对卖糕小贩的父母而言,画画这东西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兴趣,不宜当成职业,家人虽无法在经济上支持他,却也没有阻止他发挥天份,所以热爱画画的俊熹,是靠自食其力,以半工读方式来让自己不间断地作画,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中学时期,他的绘画天份就已经获得美术老师的肯定,还曾当过美术代课老师。中学毕业后,不宽裕的家境没办法让他直接去攻读美术课程,为了生活和学费,他在酒店当过柜台服务员,也做过广告设计,同时也有人找他画人像,赚取外快,他努力兼差存钱,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往自己感兴趣的方面全面发展。爱到图书馆寻资料自修但那段打工的日子,他几乎每天下班后就往图书馆里钻。基于经济能力有限,所以他只好到图书馆去找美术课程资料自修。书中自有黄金屋,他在图书馆里确是找到了很多他需要的知识充实自己。余俊熹的素描和水彩画自小就备受老师讚赏,但后来他自修学习电脑绘图,同时也开始油画及水墨画。电脑漫画,3D图像都是后来靠自修学得,甚至还试过利用表姐过期的化妆品来画人像,效果非常不错,而且相当环保。“其实画画媒介可以很随心,不一定非要使用哪种材料不可。大胆地不断尝试,有时反而会有更大的惊喜和收穫。”他对跟他学画的学生也是如此鼓励。壁画艺术让游客了解文化余俊熹自陈同同的壁画后,第二幅壁画《观音亭》也出现在槟城头条路(Jalan Magazine),这次他带着几个学生一起呈献,还把学生也画上墙去。立体感的壁画,栩栩如生,站在壁画前,让人错觉以为自己已来到庙前了呢!这第二幅壁画是在一位从事玻璃艺术的朋友穿针引线下结的缘。他说,该名朋友对壁画艺术非常推崇,也希望有更多本地画家能把本地文化通过街角壁画展现出来,让游客能更了解我国的文化艺术。余俊熹的第三幅壁画如今就在古迹区方本头公巷《姐弟共骑》附近一家店屋前正在进行中。那是一头瑞狮,立体感十足,再加上那一区是旅游区,有不少游客川行,画尚未完成就已经吸引住游客驻足围观拍照。感叹年轻画家没价值这些年来余俊熹画过不少作品,但却还不曾参与过任何画展。他坦言,多年前曾经想参与一项在吉隆坡举行的联办画展,他已成功通过面试挑选,也付了报名费,还自费僱了一辆罗里把自己的大幅作品送到主办单位,但主办单位却数度以画展延期为由,最后不了了之。这起事件后,让他对参展活动感到失望,也有感艺术的价值已经被定位在名气上,并没有给年轻画家太多的机会和平台去展现自己。“当时想参展是希望藉此机会与各地艺术界朋友互相切磋交流,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因为我始终认为艺术是不该以名气来界定的。可是那次的经验让我很失望,从此不想再参展,反而积极参赛及通过参与举办活动去发掘更多对画画有潜能的年轻人。”用车祸赔偿金开绘画班余俊熹在19岁那年当起了绘画老师。20岁时候他遇上车祸,手臂骨折,他被迫辞去工作在家休养了一段不短的时间。那段养伤的日子,也让他更确定自己要的是甚幺,他决定全面往画画这方面发展。“如果对从事的工作缺乏兴趣,是很难持续长久走下去的。我毕业后转换了几份工作都无法持久,在广告公司工作虽说也与美术设计有点关係,但毕竟也不是能自由发挥的,广告都是依照客户的要求去做。”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场车祸,虽令他失业了一段时间,但同时也得到一笔意外保险金赔偿,余俊熹就利用了这笔赔偿金开了绘画班,取名为“羽画廊”。迄今羽画廊已五岁了,学生越来越多,如今已经超过500人,年龄由4岁至45岁皆有之,而且每週六他还到大山脚和北海中学去教美术课。靠自己坚持“现在父母会给孩子学画,但说到以画为业大家还是有所保留。其实我也是靠自己的坚持才走到现在,这条路虽不容易走,可是能做自己感兴趣又专长的事,必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我很希望现代家长也可以支持孩子自由发挥天份,因为我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副刊‧报导:黄碧丝‧2013.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