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农村学者 >茶里看世界 — 序《茶的世界史》 (2004.03.09) >

茶里看世界 — 序《茶的世界史》 (2004.03.09)

茶里看世界 — 序《茶的世界史》 (2004.03.09)

〈书房笔记〉

■茶里看世界 — 序《茶的世界史》■

「说真的,你们不觉得很有趣吗?」——义大利Verona城某个旅馆里的某个清晨早餐时分,一如往常,我在红茶杯底先注入约1/3份量的微温牛奶,缓缓倒入热腾腾的浓红茶,在氤氲升起的奶香茶气里,瞇眼享受这异地的一天的愉悦甦醒时,一丝奇异的想法,突地撞入我的脑海里,遂而忍不住跟同行採访的几位欧洲记者提问起来:

「一般来说,就我们的理解,一个国家的日常饮食内容,多半与这块土地上自古至今固有的农作食材脱不了关係。然而,瞧!现在我们正在享用的、你们欧洲人每天每天仰赖不可或缺的红茶,几百年来,却从来不是本地土生土长、而必须远远从亚洲非洲远地运送而来……」

「咱台湾自古产茶,所以茶成为我们的重要生活饮品;不产葡萄酒,所以我们几乎并不需餐餐有酒相佐,但茶在西方,情况可完全不同了,为什幺呢?」

一时,举座愕然,静默半晌,才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热烈讨论起来。

其实我似乎是多少知道答案的。

茶,这项原本根生于中国的产物,却在数百年间,奇妙地逐步绵延繁衍成近乎全球性的饮品,且由于发展时间的源远流长,故而在每一国每一地,都有着个别不同的样貌。

「茶改变了世界!」身为茶爱好者,我总爱跟周遭人如此宣称着。

几个世纪以来,茶触发了东方与西方的剧烈「交流」(不管是对等的通商贸易或是不对等的武力欺凌与殖民……),点燃了历史上两次英荷战争,改写了许多国家的日常饮食与休闲面貌,促进了航运科技的演进,主导了今日南亚各国主要农业经济面貌,甚至引爆了美国独立战役的开启……

我在这里头,看见了世界因相互交通往来,而在生活饮食甚至更多面向里,所产生的种种流动变化;也看到每一地每一地里,外来事物与既有生活间,各相逕庭各异其趣的交揉融合模式与轨迹,非常有意思。

令我不能不,越来越对这项独特的饮料发生兴趣,继而一步一步深深沈迷执迷此间,无能自拔,成为我生活里完全不可或缺的项目。

而在一日日从来不曾间断的品饮之外,我还特别喜欢在旅行中,透过造访各个茶馆、茶叶专卖店,透过品味一杯一杯的茶,深入观察环绕着茶而生的人事环境景物,同时,领略、感受、玩味咀嚼着,不同地方的不同茶风景。

也喜欢阅读各种各样各方各地各路专家茶人所写的茶书,以能涉猎更多的茶知识茶见解与看写茶谈茶角度。

这其中,玉山社的这本《茶的世界史》,是我觉得颇具实用性且读来很有趣味的一本。

作者角山荣其实并非茶的研究者或专家,而是一位历史学者。其于行走各地求学治学之际,一方面从日常生活里、一方面从原本专精的历史领域中,留意到各地茶文化茶面貌的相生相异轨迹,引发了强烈的好奇,遂一意投入此中,企图藉由各种史料的蒐集、整理、分析、考据与呈现,从历史的角度,看茶、也看世界。

全书分两大部分:「第一部  文化之茶——绿茶vs. 红茶」,从欧洲人于东方发现茶开始,描述了茶在整个欧洲的从崛起到兴盛,以及东方与西方之间因茶而产生的种种互动和交流过程。「第二部  商品之茶——世界市场中的日本茶」,则再度回看此书的生成国度——日本,尝试从日本茶在走入世界市场时所面对的种种问题与挫折,具现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以及当时亚洲茶业贸易版图的流动与发展 。

在我看来,《茶的世界史》的独特之处,首要还是在于作者的史家身分。(虽说这样的专长背景,使得本书难免于茶本身的专业知识上,多少出现些许深入性与正确度不足甚至误差;而这方面,我已尽量一一举出、并请编者于注释部分加以补足或说明。)

说来,茶的历史,由于关连牵涉极长远且广泛,因而素来在各种相关书籍中,总是不免普遍出现混沌交错暧昧不清的状况;遂而,史学角度出发的此书,于各种时空脉络的组织与交互关係与过程,特别是茶在欧洲的生根与拓展等篇章,较之一般茶书来,格外显得理路清晰内容完整;甚而解决了一些我于这类研究中所一直以来存有的疑惑。

其次,此书从日本茶之出口的立场看茶、看世界,不管是早期中国茶的强大竞争,后期如印度、锡兰等南亚茶业兴起后所带来的全面威胁;以及在西方广大需求下,各亚洲产茶国家间的微妙抗衡与消长,并因而衍生的种种因应与解决……;在目前国内现有的中文茶书中,算是极新鲜的一种观看方式。

然略略遗憾的是,在阅读此书之际,我极期待能够看到的,有关日治时期台湾茶业景况,却并没有太多的描绘篇幅。

我们都知道,日治时期,当时日本政府一方面为了拓展外销、一方面不使台湾在绿茶项目上成为日本的敌手,故刻意从印度阿萨姆引进大叶种茶树在台湾日月潭、花莲鹤冈一带培植并生产红茶,成为台湾红茶种植的发韧先声;之后,由于茶叶品质的优异,在世界各国间颇受肯定,甚至在1930年代,红茶更一度超越乌龙茶,成为台湾茶业主要重心之一。

但翻遍全书,仅在叙述日人为突破既有茶叶外贸难题、故不能不开始留意印度大吉岭的茶业荣景的这一章,于孟买领事吴大五郎所写作的「印度内地巡迴复命书」里,寻找到这样一记载:「已隶属我国版图的台湾,同属茶产丰富且多瘴疠之地,我们的民政官员,有必要从事当地的文化建设,振兴当地的产业,建设另一个大吉岭。」——可算是台湾茶曾一度「转红」这段短暂历史的开端吧!只可惜接下来于此部分都不再有任何着墨了。

而值得一提的还有,作者于书的最后,特别提出了,西方与东方于饮茶看茶的截然两样态度:前者纯然视之为一种饮料、一种商品,后者却往往寄託了更多心灵的精神的观照与哲思。

这样的差异,虽说长久以来,在各阶段往来交流的过程里,引发了无数冲突与困境,却也相对触发了茶的多元化多面向发展,成为今日极其缤纷丰饶的茶风貌之所来由。

到今日,彷彿茶历史重头回溯,从最早的绿茶自东西传,开启了欧洲的百年饮茶史后;西方国家为了平抑茶的大量入超,开始在南亚殖民地种植红茶,对既有东亚产茶国家的茶业造成打击,却也使西方饮茶方式在东方落脚普及;直至近期,东方风再起,东方茶艺里所带有的丰富人文气质,又在此际点燃了西方人们的高度兴趣,绿茶于是又成为今日的茶饮主流。

所以,茶里茶外、东方西方无数人事时物来去,茶的历史,还会这样光彩热闹缤纷活络走下去。

相关讨论:关于红茶∼∼

读后心得想与Yilan分享请往 这里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茶里看世界 — 序《茶的世界史》 (2004.03.09)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