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竞技益智 >中国共享健身仓大战正式开打,但你会想用吗? >

中国共享健身仓大战正式开打,但你会想用吗?

中国共享健身仓大战正式开打,但你会想用吗?

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的概念早就成为了中国创投圈的热词,而在北京新近出现的共享健身仓,看起来更像是下一个「共享」相关话题的带动者。

4 到 5 平方公尺的密闭健身房内,配备有跑步机等运动器械,自助门禁按时付费,用户可以通过手机 APP 端线上预约、扫码开门。在健身人群迅猛增加的今天,这样的迷你健身房,会成为未来大众健身的新模式吗?

人民币 0.2 元每分钟,但清洁问题怎幺办

近日,北京东部的部分小区出现了名为「觅跑」的共享健身仓,这也迅速引起了广大市民的关注。

据悉,觅跑的健身仓配置有空调和空气净化设备,还採用智慧门禁和运动仓内置电子萤幕,运动器械主要分跑步机、动感单车、椭圆机等主体仓,其中跑步机佔多数。手机 APP 端线上预约、扫码开门,整体的配置以自助和智慧化为主题。

目前北京市内有 5 处健身仓可供使用,主要集中在朝阳、通州等北京市东部的高档小区内。只需下载「觅跑」APP,再用身份证注册登陆,交人民币 99 元押金便可以使用共享健身仓。

从扫码开仓门开始,APP 就会显示计时,价格为 0.2 元/分钟。而健身仓内包括了跑步机、空调、空气净化器和电视等设备。居民大多表示,由于这个健身仓刚刚出来,还未尝试使用。

不过,一位平日热爱健身的周女士也表达了她对于共享健身仓的看法:

「有了这个肯定是方便的,但不知道具体的体验会是怎幺样。毕竟是密闭空间,虽然有空气净化器,还是比较担心跑步环境的卫生和跑完后的清洁问题。」

走访时也发现,由于刚刚投入,共享健身仓的使用情况并不算理想。而由于「觅跑」APP 刚上线,也存在很多问题:

运动仓图无法显示具体地点,需要放大地图查看,无法获得与健身仓的準确距离;遮挡不足,不方便更换衣物;健身仓空间有限,设备单一;有的电视设备无讯号等。

此外,如果在里面发生运动伤害,健身仓内是否有紧急救护设施,而如果一旦出现意外,外面的人能否及时破门而入进行救护?

当致电「觅跑」客服时,对方表示 APP 系统正在完善,至于其他资讯,则不方便对外界透露。

投资方一小时内就选择「觅跑」

从网上的资料来看,「觅跑」成立于今年 7 月,是一家共享自助运动仓的提供商。「觅跑」的创办人毕振是「饿了幺」早期成员,根据他的团队在北京的实地调查,10% 的白领用户有购买健身卡,但保持健身习惯的并不多;95% 的用户有运动需求,但运动习惯仍未完全保持,场地和设备限制是一大原因。

于是,「觅跑」也就应运而生。在毕振看来,「觅跑」主要投放在小区内部,通过打造「5 分钟运动圈」,来满足更多人的运动需求。

「室外运动是刚需,自助运动仓可能是切入这一场景的最有效方式」。

毕振向媒体透露,整个「觅跑」团队预计在北京投入共计 1000 个共享健身仓,而按照日均使用 5-6 小时来计算,单个健身仓每天收入在 70 元左右,成本 2 万元的健身仓,回本时间约为 8 个月。

随着「迷你健身仓」的概念落实,立即吸引了大批的资本。

据报导,共享健身仓项目「觅跑」在一周内获得由猎鹰资本、经纬中国、信中利资本合鲸创投等投资的连着两轮共 2500 万元融资,估值超过 1 亿人民币。

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透露,团队在一个小时内就决定投资觅跑,并完成了打款。在他看来,「觅跑」的出现,将会引领一批共享运动设备的新风潮。

「‘觅跑’首创的 7×24 小时共享快乐运动仓,能够有效地改善全民身体素质问题,很有社会价值。可以预见的是,共享运动设备将迎来今年新零售的又一风口。」

博睿体育 CEO 李宜泽也表示,社区健身市场的确是一块大红利。

「现在可能还在概念阶段,未来健身仓改良,是有机会的。当然改良的可行性、安全性,收费模式都是很大的挑战。」

「社区健身市场需求空间巨大,但是不是能被健身仓分享到是需要仔细研究。」

开啓健身房领域的变革?

共享健身仓的出炉,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众对于健身的新需求。

2016 年,中国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提出,到 2020 年,每周参加 1 次及以上体育锻鍊的人数达到 7 亿,经常参加体育锻鍊的人数达到 4.35 亿,体育消费总规模达 1.5 兆元。

而与此同时,根据中国国家体育总局《2016 年健身教练职业发展研究报告》资料显示,2015 年中国健身房市场规模增长 14%,健身俱乐部数量增长 20%,国家职业资格持证教练数量增长 77%。健身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抢蛋糕的现象也不断出现——线下传统健身房、线下新型工作室和线上健身运动 APP 都在抢佔着飞速增长的大众健身人群。「觅跑」就属于最新版的线下新型健身房。

相比于传统线下健身房,大量新型工作室由于其「便捷性」逐渐更受到了大众的青睐。新型工作室由于规模小、灵活性更好,往往可以下沈到大型连锁无力触及到的商业办公和居住区域。之前的乐刻、光猪圈其实都属于这类新型健身房。以乐刻为例,300 平左右的场馆,99-199 不等的月卡费,都属于新型健身房的尝试。

根据 2017 年 2 月的统计数据,乐刻在全中国的门店总数约为 80 家左右,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

而佔地面积更小、强调更私密性的「觅跑」,则开啓了「迷你健身仓」的新模式。

虽然「觅跑」在形式上无限接近之前由集装箱改造的「超级猩猩」,但是后者仍然可以容纳 8-9 人健身,像「觅跑」这样仅仅容纳 1-2 人,面积在 4-5 平的迷你健身仓,则属于全新的尝试。不过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却表示,共享健身仓是借用了「共享」这个概念,本质上其实还是「社区 MINI 健身房」。

「客观上说,消费者健身的确存在就近就便的需求,但这种需求的刚性如何,还需要冷静观察。」

张庆同时表达了对于共享健身仓现阶段问题的隐忧。

「若只有便利性,而设备单一,缺乏氛围的话,能否具有吸引力是需要打个问号的。其次是经济性,这种模式需要有广泛布点,有足够多的终端,但是硬件投入以及维护成本和收入难成正比,除非开拓广告等收入来源。」

而「觅跑」刚刚登陆不久,另一个和它几乎完全一样的共享健身仓「抖吧」也随即登陆北京,甚至和「觅跑健身仓」出现在了同一小区。甚至,它有比「觅跑」更多的优点——室内 WIFI、场地更大、无需押金。摩拜单车和 ofo 争夺市场的戏码,彷彿在健身领域又一次再现了。可是,当资本大批流入,共享健身仓固有的缺陷却更加扎眼——健身后的洗澡问题无法解决,跑步环境卫生又怎幺提升?

有网友就直言不讳表达了对共享健身仓的质疑——「这样的共享健身仓,到底是为了健身,还是仅仅为了噱头?」